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文化建设 > 正文
文化建设

最惨女明星终于继承了一个亿

发布时间:2022-08-09

  按照母亲“肥姐”沈殿霞的遗嘱,她将在35岁生日这天,继承6000万信托财产(现预估实际金额已经过亿)。

  2008年,沈殿霞因肝癌离世,为了鼓励女儿自立,她留下遗嘱,女儿必须在35岁才能继承全部家产。在此之前,郑欣宜每个月只能从信托基金中支取2万元生活费。

  14年里,郑欣宜每年生日,都会收到关于遗产的报道。而她只觉得好笑。比起“沈殿霞女儿”,她现在更在意的身份是,“歌手郑欣宜”。

  生日这天,她也只是在社交媒体上淡定地晒了一张,祝大家“日日都有值得开心的事”。

  终于得到这笔遗产的郑欣宜,早已不是媒体口中自暴自弃,滑入堕落深渊的“星二代”。

  2022年的第一天,她就斩获了“叱咤乐坛女歌手金奖”和“我最喜爱的女歌手”两项大奖——往届获得这两大奖项的人是王菲、杨千嬅、容祖儿等等,一众港乐圈里响当当的名字。

  郑欣宜用了14年的时间,兑现了在母亲坟前许下的诺言:“我会争气,我会乖,我会努力做一个有用的人。”

  她的父亲郑少秋,年轻时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。当时,TVB内部流传着这样的传说:郑少秋在电梯里碰到一个女同事,电梯没到20层,他就已经把女孩搞定了。

  当27岁的郑少秋遇上29岁的沈殿霞,他已经是结过一次婚,有一个女儿的人。

  论样貌,郑少秋风度翩翩,沈殿霞身形臃肿;而论知名度和影响力,沈殿霞当时已是香港无人不晓的“开心果”,郑少秋则是脸蛋漂亮的小糊咖。

  他们在一起之后,沈殿霞努力为郑少秋奔走,替他争取演出机会,郑少秋接连出演了《书剑恩仇录》《倚天屠龙记》《楚留香新传》,红遍两岸三地。

  为了郑少秋的事业,沈殿霞一度退圈,甘居二线给郑少秋当经纪人,一面手作羹汤,照料生活;一面替他找合作、谈合同,寻求新的发展。

  然而秋倌红了之后,“风流”的问题变得更突出了——翩翩公子玉树临风,郑少秋身边更是桃花不断,绯闻缠身。

  沈殿霞质问郑少秋绯闻到底是不是真的,郑少秋则赌气说:“你不信我的清白,我们就结婚!”

  结婚一年,郑少秋就开始威胁肥姐:“我给你三年的时间,你给我生个孩子,否则你别怪我另娶。”

  三年之约,或许更像一个离婚的借口:他巴不得肥姐因为健康问题不能怀孕,便能顺理成章休妻。

  但上天偏偏眷顾沈殿霞,真的让她怀上了一个孩子。尽管,从怀孕到孩子出生,整个孕期,郑少秋忙于工作,对妻子几乎无任何照料。

  沈殿霞是高龄产妇,再加上身体因肥胖身患多种疾病,1987年,她终于冒着生命危险诞下一名女婴——她就是郑欣宜。

  郑欣宜出生8个月,沈殿霞和郑少秋就离婚了。一年后,郑少秋再婚,与第三任妻子官晶华生育了两个女儿。

  当初怀孕的时候,沈殿霞有严重的高血压,欣宜被提前一个月从她肚子里剖出来,否则就有窒息的危险。

  刚出生,欣宜身体虚弱,很容易吐奶,沈殿霞害怕自己养不大她,便开始上各种补品,襁褓中的郑欣宜是一边喝奶,一边喝着各种加了中药、补品的广式靓汤长大的;

  到了2岁左右,郑欣宜不吐奶了,反而像个气球一样膨胀了起来,外界看来这是一个女孩天大的“不幸”——她完美继承了母亲的肥胖基因。

  肥姐并不在乎女儿是胖是瘦,她只惋惜女儿没有父亲。因此,她要在物质上无条件补偿女儿,衣食住行都要给女儿最好的。

  8岁胆固醇超标,15岁体重超过了沈殿霞达到了215斤,早早患上胆结石,17岁时就已经切除胆囊。

  最胖的时候,郑欣宜和朋友一起逛街,碰到喜欢的衣服,因为塞不进去,只能央求同行的人替试衣服;

  沈殿霞在节目里开玩笑说,当时很想给她改名为“郑玉珊”——粤语中“玉珊”谐音是“肉山”,但她其实根本不在女儿面前提“肥胖”这件事,因为害怕伤害她的心。

  每次上娱乐杂志,“猪扒妹”、“航空母舰”、“越来越像妈妈”之类的话语都紧紧跟在郑欣宜的名字后面。

  肥姐无条件支持女儿,替她找来瘦身公司,替她试用瘦身产品,先帮女儿试过哪种方式效果更好再让女儿用。

  郑欣宜果然瘦了,体重减下来95斤。她因此代言起了瘦身广告,还出了一本畅销书《我的减肥日记》。

  18岁,世界送她的成人礼,是对“肥胖”的极端憎恶。这一年,郑欣宜遭遇了两次惨烈的公共事件。

  2005年8月,郑欣宜在《儿歌金曲颁奖礼》上受邀出演音乐剧中的公主,片方安排她亲吻王子吴卓羲。

  这一吻,招来了81宗市民投诉,这些观众认为认为这一幕令人不安,对小朋友有害。

  随后,媒体跟进,“死亡之吻”、“夺命猪唇”、“鲸吞天下”,每个词都极尽毒辣之能。

  ▉ ▍ 网上出现大量讽刺图片,毒辣地把这个事件称之为“本港猪链球菌感染个案”

  一个月后,香港迪士尼开张,再次邀请郑欣宜扮演白雪公主,随后又收到了361宗投诉。

  多年后郑欣宜在采访中提到这段经历依然感觉恐怖,“那时候,我觉得香港人不想看到我。”

  肥姐看到这些对女儿的攻击,被气得病倒了,她甚至希望这些攻击是对准自己,“攻击我女儿,我比她更痛苦。”

  手术并不顺利,高血压、糖尿病再加上心脏问题,让原本8小时的手术做了整整20小时,右边肝脏全部被切除,还取出了重达6磅的肿瘤。

  在鬼门关虚晃了三趟,沈殿霞暴瘦下来,精力、体力都一天不如一天,但她依旧支撑着病体全力支持女儿。

  临终前五个月,还为女儿成立了一间制作公司,委托姐姐沈尾霞和好友陈淑芬做公司董事。

  追悼会上,谢贤、罗文等多位沈殿霞生前的好友都承诺,以后一定会好好照顾欣宜。

  都是叔叔阿姨说要照顾欣宜?欣宜是没爸爸吗?你患病期间不去探望,过世不参加葬礼,这些年你到底对阿肥付出过什么?对欣宜付出过什么?

  郑欣宜陪父亲上台,替他打圆场:“其实很多事情都是因为误会。我们父女之间的感情,我们彼此明了就够了。今天我们在这里怀念妈妈,还是不要说这么多是非。”

  这大概是沈殿霞送给女儿的一份人生礼物:哪怕父母婚姻再失败,欣宜也从未恨过父亲。

  无论自己承受了多少痛苦,多少非议,沈殿霞从来不在女儿面前说前夫的坏话,“大人的恩怨归大人,小孩子是无辜的。”

  反而,为了让女儿感受到父亲的爱,沈殿霞总是制造机会让郑少秋带给欣宜惊喜。

  每一次,欣宜都又高兴又激动,因为爸爸在她心中依然是电视上那个玉树临风的大英雄。

  沈殿霞甚至还很大度地让欣宜主动和父亲再婚的家庭交往,管官晶华叫阿姨,约两个妹妹吃饭。

  她不想让女儿生活在仇恨、嫉妒和“受害者”的状态中,而是每多得到一份爱,就会感受到多一份的快乐。

  所以欣宜也才能在12、3岁的年纪就能接受很多人纠结了一辈子的事:爱情,是勉强不来的。

  一个养尊处优惯了的星二代,突然遭遇人生变故,年轻、贪玩、继承一大笔遗产,她会变成什么样?

  她把母亲的保姆车、别墅卖掉,家里的司机、菲佣通通解雇,另一头,媒体就抓到她和男友穿戴名表名包,出入夜店,抽烟喝酒;

  肥姐把6000万财产设立了信托,交由好友打理,35岁以后才允许欣宜继承。期间,郑欣宜每个月只能领取2万块生活费。

  肥姐生前乐善好施,人不在了,为情为义,她的老东家、老朋友们都会扶持欣宜,给她机会。

  这点钱,当然不够花。最穷的时候,郑欣宜卡上只有26块港币,她说:“我终于知道每天喝一杯咖啡,也是一件奢侈的事”。

  沈殿霞旧交,欣宜的世叔伯、阿姨给机会是一方面,能不能火,火到什么程度,本来也不是他们能控制的了。

  更何况这么多年来,香港演艺圈,哪个艺人红起来不是既外貌出众、天赋异禀,又极其敬业、勤力呢?

  在郑欣宜身上,胖,就是努力的反面,失控的人生,堕落的开始,纯粹的“自暴自弃”。

  郑欣宜最瘦的时候128斤,其实对于一个身高168的女孩来说,已经是标准体重。

  最瘦的郑欣宜去拍戏,导演依然嫌弃她小腿太粗,最后只能用腿替完成拍摄。那天,她回家哭了整整一晚上。

  要知道对天生的胖子来说,这个体重,需要她做出极端伤害自己的事来维持:从来都吃不饱,经常都胃痛,甚至半夜饿到睡不着,只能起床踢门缓解饥饿……

  郑欣宜在一个采访节目上说:“我最瘦的时候,也是我状态最差的时候。本以为自己瘦下来就会很高兴,但事实是,瘦下来之后对自己反而更苛刻。因为无论怎样减肥,依然改变不了,自己鼻子塌、耳朵大、头大、脸大、身长、腿短的事实。”

  这一切让她抬不起头,她只能小心翼翼地做一个自卑的、没有存在感的胖子,以免惹人讨厌,以免18岁那年发生的一切,又卷土重来……

  拍戏高不成低不就,她最想做的唱歌,不过只能找机会做做一年发一首歌的“年度歌手”。

  郑欣宜开始怀疑,如果一直这么糟糕,再这么混下去,是不是不但自己成不了事,还会毁掉妈妈的名声?

  2014年,27岁的郑欣宜和“减肥”对抗了11年之后,在社交平台上发表了《复胖宣言》:

  从小到大经历了无数的冷言嘲讽、耻笑,郑欣宜为了外界的看法,想尽各种办法减轻体重,这样扭曲的生活方式,她竟然过了十年。

  从那天开始,郑欣宜决定重新展开自己的人生,“没有什么能击倒我,我知道我是谁。”

  这是郑欣宜出生以来,第一次用如此“强硬”的语气来回应外界对她肥胖的批评,随后超过十万人为这篇文章点赞。

  歌曲描绘了一位不符合大众审美的女性,从前遭人议论批评,委曲求全换取别人的爱,最后决心放下世俗评判,成为自我的故事。

  有乐评人这样评价这首歌:说实话这首歌旋律极其普通,但是用郑欣宜的声音和身体,唱出这样的歌词,却让人无比动容。

  “很强硬的词,却唱出了一种孤绝的感觉。”这是一个自卑的胖女孩,在遭遇二十多年的冷言冷语,承受着这个世界对胖子最大的恶意之后,大声唱出的心声。

  歌里传达出来的那种破釜沉舟、反抗标准审美的勇气,感染了很多人——因为几乎每一位女性,即便不是胖,也或多或少遭受过各种各样的审美桎梏的折磨。

  从发布到今天,6年来,仅仅在YouTube上,就有超过一千万人受到这首歌的鼓舞。

  有一天,他和沈殿霞一起参加一场节目,从头到尾他都是在角落里一言不发。结束过后,沈殿霞绕到他身边跟他搭话:“Wyman,你这件衫好靓啊,在哪里买的?”

  坐了一晚上冷板凳的黄伟文,非常激动,兴高采烈地回应肥姐,还说要帮她代购。

  但是他后来一想,大名鼎鼎的沈殿霞怎么会穿自己这种平价品牌?她不过是看自己受冷落,过来安慰罢了。

  黄伟文说:“我觉得这个人情,是要还的,能还给她当然最好,给不了她,给她的家人也好,给不了她的家人给这个世界也好。”

  三十年前,沈殿霞因为胖,因为被丈夫抛弃,在世人眼中是7分同情,3分嘲讽,“胖子和丑女人不配被爱”;

  黄伟文用一首歌词,替她们抒发了心中的不平、压抑、委屈,为她们戴上尊严的皇冠。

  镜头面前的她,也更放松、更自信、更自在,可以大声地告诉大家:“肥都可以好靓架~”

  她完成了母亲临终前的心愿,终于把演唱会开到了红馆,她是灵活的胖子,活泼的胖子,妩媚的胖子,性感的胖子,敬业的胖子。

  这时候大家才终于承认:原来郑欣宜是真的会唱歌,在如今平淡的港乐圈,她是少有的、令人惊喜的声音。

  今年的第一天,凭借2021年的新专辑,郑欣宜拿到了叱咤乐坛“我最喜爱歌手”,“我最喜爱歌曲”,两项大奖。当年仅仅是出现在电视上,就惹来几百宗投诉的女孩,现在由香港乐迷一票一票,把这两大奖项投给了郑欣宜。

  大家才突然发现,那个只有唱歌时才能找到自信的小女孩,终于用成绩替自己正名:

  “以前别人都夸我,‘你怎么这么坚强!’其实我好介意,我一点也不大方,我很小气的。我很在意那些‘死亡之吻’的嘲讽。但是我想谢谢嘲笑过我的人,是你们给了推动我继续努力的力量。”

  当初媒体嘲笑她落魄、败家的时候,其实是“没人知道我想唱歌,那我就拍剧,拍剧也可以。为了得到更多的机会唱歌,我什么都愿意做,我拍剧、拍电影、做主持、搞怪、连魔人布欧都扮过。”

  她没有签妈妈的老朋友陈淑芬,而是独自出去闯荡,想用实力获得音乐公司的赏识;

  郑欣宜所记得的,是小时候参加演出,排练时无论如何努力,妈妈都说自己不够好,对工作要求一顶一的苛刻。

  她所相信的是,“打好呢份工,做好一个entertainer(娱乐者)和performer(表演者)的工作。”

  就像黄伟文说的那样:“有些恩,不是你说报就能报的,也有受益人,担得起才行。”

  她不是在失去庇护后,靠变卖祖产度日的败家女,而是带着母亲最赤诚的爱和期许,长大成人。

  用努力和汗水,浇灌着母亲苦心在自己身上种下的种子,慢慢等到了开花结果的那一日。